政府工作报告首提“防控输入性风险” 防范化解

政府工作报告首提“防控输入性风险” 防范化解

时间:2020-03-21 12:45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标题:政府工作报告首提“防控输入性风险” 防范化解重大风险需把握节奏和力度

本报记者 王晓 北京报道

导读

    结构性去杠杆和稳增长有很多统一的一面,并不完全对立。结构性去杠杆最终目标是为了稳金融,金融稳经济才能稳。

    

    “防范化解重大风险要强化底线思维,坚持结构性去杠杆,防范金融市场异常波动,稳妥处理地方政府债务风险,防控输入性风险。”这是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政府工作报告时对防范化解重大风险这一攻坚战提出的总体要求。不同于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具体提出打击非法集资、加快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强化金融监管统筹协调等要求,寥寥数语,却勾勒出不同内外部环境下防范化解风险重点的变化。

    尤其是,今年政府工作报告要求,防控风险要把握好节奏和力度,防止紧缩效应叠加放大,决不能让经济运行滑出合理区间。

    如何理解防范化解重大风险这一攻坚战与稳增长的关系?如何构建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长效机制?

    稳杠杆目标达成

    在3月5日的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第一场记者会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陈雨露表示,去杠杆是防范化解风险的重要途径。历次国际金融危机的教训之一,一个国家的宏观杠杆率过高或短期内上升过快,往往是爆发系统性金融危机的重要原因。前些年我国宏观杠杆率平均每年增长10多个百分点,风险积累快、大。自2016年去杠杆政策实施以来,2016年-2018年间宏观杠杆率每年平均增长5.8个百分点,2018年不升反降1.5个百分点,稳杠杆的目标初步实现。

    银保监会副主席王兆星在2月25日参加国新办新闻发布会时介绍,监管部门对“无照非法驾驶”严厉惩治和禁止,对于“有照驾驶”但属于“违规驾驶”进行严厉查处。各种金融乱象得到了有效遏制,金融风险从发散状态转向了收敛状态,也基本遏制、转变了金融资金脱实向虚的局面。

    3月5日,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宏观杠杆率的风险一方面是债务风险,另一方面是资源错配和低效配置。2018年宏观杠杆率增速不仅得到控制,而且杠杆结构优化,企业部门的高杠杆率显著下降,金融部门杠杆率也有所下降,表明企业部门的高负债问题和金融空转的问题得到了有效遏制。

    同时,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提到“防控输入性风险”。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合作研究部主任刘英指出,美联储的加息、缩表牵动着全球金融市场,但当前美联储的独立性难保,美元作为强势货币其调整对其他国家的股市、汇市都将产生重大影响。加上当前美国减税的财政政策效果在减弱,高达22万亿美元的美债本身也是风险点之一。此外,当前中美贸易摩擦是休战而非停战,其带来的诸多不确定性依旧存在,导致去年跨境投资大幅下降41%。全球两大经济体之间的摩擦,也导致其他国家的跨境投资举棋不定。

    曾刚也指出,当前全球经济高度关联,美联储政策变化带来的冲击,是否会像2008年那样传导到中国带来新一轮的冲击,这也是需要高度关注的风险。

    确保经济增长处于合理区间

    3月5日,中国社科院金融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何海峰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了2019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6%-6.5%这一区间目标,要达成这一目标需要有稳定的金融环境支持。在当前内外因素叠加、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背景下,防范化解风险要服务于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目标,稳妥处置金融领域风险。

    刘英也认为,在整体化解风险成效显著的基础上,今年稳增长的任务仍然较重,应当在稳增长的基础上去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在发展中去解决问题。

    陈雨露指出,结构性去杠杆和稳增长有很多统一的一面,并不完全对立。结构性去杠杆最终目标是为了稳金融,金融稳经济才能稳。结构性去杠杆也需要稳定的宏观经济金融环境。当经济下行压力较大时,宏观调控上强调财政政策、货币政策的逆周期调节作用,保证经济运行在合理的增长区间,这样结构性去杠杆才能向前推进。陈雨露提到,去年经济下行压力大的时候,人民银行先后五次降低存款准备金率,为实体经济提供了大量的中长期的流动性,为稳增长起到很大的作用。

    曾刚表示,当前增量风险得到控制,未来如何逐步消解存量风险仍至关重要。这意味着监管要把握好力度和节奏,有序推动新的制度如资管新规逐步落地,同时要考虑推进过程中对实体经济的影响,避免在化解存量风险过程中产生新的风险。

    强化股权融资

    陈雨露表示,要保持宏观杠杆率长期持续稳定,一方面要推动金融供给侧改革,另一方面要推动实体经济的供给侧改革。

    金融供给侧改革中,陈雨露强调要“构建规范、透明、开放、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特别是大大加强股权融资”。

    政府工作报告要求,改革完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健康稳定发展,提高直接融资特别是股权融资比重。

    刘英表示,我国直接融资占融资渠道比例不到20%,而发达国家仅20%是间接融资。我国迫切需要增强股权融资,让资源高效配置。同时也要优化资本市场以及包括债券市场在内的直接融资市场,强化信息披露,从根本上优化金融结构。

    曾刚指出,由于股权资本不发达,叠加银行的风险偏好和期限错配,初创型企业既难得到股权融资,又难得到间接融资。要真正降低宏观杠杆率,发展资本市场是应有之义。而从短期来看,由于资本市场持续下行,导致许多进行股权质押的大股东出现流动性风险面临爆仓压力,资本市场自身成为了风险来源之一。

    曾刚表示,要完善资本市场基本制度,加强监管,加大处罚。要构建真正意义上的多层次资本市场,能为不同类型的企业提供多元化融资渠道。